华欧移民,华欧咨询,华欧,海南华欧出入境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华欧出国
真实的奥地利之我如何应对欺软怕硬的中国办证人员(转载连载)


这即是幸福


请相信,上苍定会厚待那些自爱的,坚强的,勇敢的,抗争的人。

我的一生,总有很多琐碎、荒唐、郁闷却又不能被忽略的遭遇。

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你越是担心什么,越是厌恶无什么,越是敏感什么,那么这些“什么什么什么”就会自然而然地登门造访。

我讨厌和某政府打交道,厌恶去派出所,担心被公务员刁难而与之发生争执...然后,它们便一一发生了。


在经过一番来自天朝给予的折磨人的困扰之后,在奥地利政府的人性化制度下,我有惊无险地顺利拿到了奥地利居留,然后得意地对自己说:这辈子再也不用和某垃圾政府打交道了!

然而时隔不过才几个月....

造化弄人。

7月1日从奥地利回国探亲,由香港入境珠海时,在九州港不慎将护照、身份证和红白红卡丢光光。

怎么描述补办这些证件的艰难呢?

珠海不是我的户籍地,我必须回到在天那边的原户籍地补办身份证和护照,然后再去北京使馆申请签证。

回奥地利的返程机票要赔钱改签,这也就罢了,主要是,在浩瀚的中国大地上,我的证件何时能补办回来?

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


以下是我流水账般的办证经历。

发现证件丢失后,旋即去九州港派出所报案,接待我的警察非常和气,国内难得一见的和气,但和气到最后告诉我:我们不能为你立案,因为这是你个人丢失的,而非被盗被抢。

哦,缘来如此。不立案,也就谈不上为我寻找。

在我的不断请求下,那位警官答应派个警察带我去九州港边检交涉,调取入境时的录像查看。

查看的结果是,在录像可视范围内,我的证件一直在手里捏着呢;在一个我认准丢失证件的廊柱下以及周边范围内,显示的恰恰是黑屏。

貌似上天故意捉弄啊。

那个廊柱是所有旅客和接客的必经之处,这也就意味着,无从得知我的证件是被谁捡走了。

在酒店餐厅遇到老熟人、来自荷兰在珠海工作多年的皮特,与之闲聊得知,在我丢证件的前两天,他在同样地点丢了笔记本电脑,九州港警察为他24小时找回。这个超级正能量在珠海被四处传递,我在微博也看到了。

他安慰我说,警察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证件比电脑好找,它对别人没什么用啊!

找你二姨啊,我心里暗骂,当然不是骂皮特。

随后猛醒:当时那个警官一再问我是否外籍,我诚实回答,只是定居,还未入籍。

我为何不说是被盗的?为何不说证件是我老公的?

捶胸顿足。

找当地电台播放了有赏寻物启事,无果。

7月7日满心凄凉地登上了回户籍地的飞机。

友人安慰我说,就当回趟老家看看。

那不是我的老家,当年从石油学院毕业后脑子一热,要去最艰苦的地方奉献青春,于是户口就永远落在了那个戈壁荒滩之上。

那个鬼地方,我连回首的兴趣都没有。


再看看我的回乡遭遇。

首先,在广州机场登机时就遇到麻烦。我拿的是珠海派出所为我出具的身份证明,办手续拿登机牌还算顺利,可在安检时被拦下了。

年轻的貌似实习生的安检员对我说:你的这个证明不能用。

我问:为何?

他答:我们的规定是户籍证明。

我再问:请问,一般人登机是拿户口本呢还是身份证?

他沉默片刻,显然我的问题让他略感尴尬,于是回避了,继续坚持他那蛮不讲理的废话:我们的规定就是户籍证明!

我气愤道:这份证明上有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并明确标注着用于乘坐飞机、高铁、火车等交通工具。这是一份由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是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能够证明我身份的文书,你有什么权利拒绝我登机?!

我生气的时候语速会非常快,声音也非常大。

他不理我,让我一边站着,开始为下一个旅客安检。

我更大声地说:我要见你的领导!若因此延误了飞机,我百分百起诉你们机场!你知道这个赔付是多少吗?你知道你还会因此受到行政处罚吗?

在我的法律常识的帮助下,在我的疾言厉色下,一个女安检员拿着我的证明去找领导请示。

两分钟不到她就回来了,把证明交给我说,你可以过了。

没有任何歉意。

那个安检员,他不明白所谓的户籍证明只是个词汇,实际操作中根本不必去抠这个字眼儿,它的本质意义就是身份证明。稍微用用脑子:坐飞机难道还需要证明户口在哪个省吗?

遇到这种事一定要争。不争,你就达不到目的,就要走很多弯路,就要受尽苦楚。


到了省会X机场忙着买下一班机票,但被告之当天的已售罄。我之前没有预定此航班,因为二者衔接时间太紧,若广州的飞机略有延误,我则无法赶上下一班飞机。

于是只好买火车票。

本来也没担心,新闻上都说火车票可以在窗口随便买了。

没曾想窗口一问,没票,连硬座都没有!

但我知道,窗口没票,某些重要人物手里一定有。

于是给前男友打电话帮忙。

他很快回话说,买张站票直接上卧铺车,什么都不用管,都给你搞定了。

他托了一个朋友,这位朋友是个什么书记,总之是这趟列车长的顶头上司。

于是我买了张站票。

由于缺乏靠关系办事的经验和中国人特有的那股机灵劲,在上火车时我东奔西突,宛如难民,因为卧铺车不让上。

再次给前男打电话求救,他大骂我笨:你就跟列车员说你是跟车长联系好的!

好吧,我硬着头皮照他的话去做了。

年轻的列车员姑娘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冲她身后的一位貌似领导的女人摆了下头说,她就是车长,你问她认识你吗?

那位车长看向我,没搭理。

我羞愧万状啊,我他娘的根本不认识她呀,她更不认识我呀。

我走向威严的列车长。

我傻傻地说:车长,XX让我找你。

她看都不看我一眼说,我不认识XX。

我忽然意识到,前男票联系的是书记,而不是车长!

一紧张就大脑短路啊。立刻改口道,X书记让我找你。

终于顺利登上了卧铺车。


车厢里人满为患,显然都是和我一样靠关系等卧铺票的人。

车开动后,女车长过来了。我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不是每个关系户都能补到卧铺,要看谁的关系硬。

我始终都坐在过道的椅子上,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围着车长伸长那捏着现金的手臂。我知道她会走过来问。

片刻,车长的跟班儿,一个女列车员过来问我,赤裸裸的问的呀:

你是谁的人?

我声音不大但清晰地、很随意地说出了书记的大名,给人的感觉好像我是那书记的姘头。

这会子我机灵多了,我可不想去餐车坐一晚。

她立刻向车长汇报:这个是书记的人!

又是毫不掩饰的。我觉得整个车厢的人都能听到。

女车长向我走来。她认出我,笑了一下。交钱,拿票。居然是中铺。

我对面坐着个女孩,她没拿到票,她是通过舅舅的关系,但显然她舅舅找的人不重要,她被赶到餐车去了。

她提出与我挤着睡,被我婉言拒绝了。

为了争取时间,我凌晨三点包车从珠海到广州机场,彼时在火车上已是午夜12点,我困得天旋地转,想学雷锋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出门在外,真的很无奈。


清晨7点,睡得昏天昏地的我在梦中被叫醒。到站了,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

前男友来接,先去酒店,梳洗一番后,直奔公安局办证大厅。

身份证办理较顺利,虽然程序复杂,取指纹,取脚印,采集血液样本...折腾一番后被告知,40天取证。

还好,办护照可申请临时身份证,10分钟出证。

拿着临证紧着往出入境跑,有车夫方便不少。

在出入境,我被要求提交众多资料:护照遗失广告、身份证、户口本以及我老公的护照及邀请函。

我不甘心,刚弱弱地问了句"这不是办理签证才需要的资料吗",就被负责办理的警察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句: 

让你去办就去办,哪那么多废话!

这个警察我打过几次交到了,应该算是熟人。

前男友居然也在旁边以同样的语气指责我,好像我冒了天下之大不韪。

把委屈咽下去,赶紧给在珠海的老公打电话,他很快把这两样资料发了过来。

离开出入境后前男还喋喋不休:你这人怎么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啊?你都出国了,怎么还这么犟啊?

我没说话,我还需要他帮忙,没必要争执。

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和无知者争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同样的水平,再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然后在指定报纸登遗失广告。尽管几年前国家就颁发了新的证件管理条例:丢失证件无需登报,因补办证件的行为本身就已证明丢失这一事实。

这个指定的报纸在省会X市,而我在G市,前男又给X市朋友打电话,下午就为我办好了,第二天见报。

因两市相隔甚远,报纸要等三天方才到G市。

跑到出入境商量,能否先为我办理,报纸到了再补交上来?

这次值班的是个面目十分年轻并略显憨厚的男警,我猜他不过就也就20出头。可一张口说话,令你彻底绝望。

你办什么护照?你要去哪儿?他恶声恶气地问。

我解释了一通。

他说,没报纸不给办!语气居高临下,像对待犯人。

第二天上午一起床便上网搜索该报纸电子版,立刻找到了我的遗失广告,赶紧下楼找了个复印店打印出来,旋即赶往出入境。

不知道非原件是否可行,但总是要试下的。

办证的小子看了半晌,在得到领导首肯后,留下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那厮翻了我一眼。

这么年轻,他究竟在仇恨什么?恶劣的态度是否能令他获得某种生理快感?


开始办手续,到处盖章子,尽管我已经离开工作单位多年了,但仍被要求原工作单位的派出所签署同意。然后去户籍派出所再盖几个章子签几个字,紧接着又跑去办证大厅出具了户籍证明。所有证明搞定花了一上午时间,下午上班时间第一个去出入境报到,又几乎花了一下午时间,我的资料终于被全部上传。这个城市的公务员对电脑的使用仍处在原始阶段。难以置信,都2013了。

警官说,你的护照属于丢失补办,费用420元;你不符合加急办理条件,按规定要15天才能出照。

原来,丢失和被盗是两个概念,丢失420,被盗220!

如果你遭遇此事,记住要一口咬定护照是被盗的,否则警察不给立案,补办要交双份儿钱。全国都一样。

原来,定居国外者返回国内,丢失护照申请补办不给加急,尽管我出示了返回奥地利的机票行程单。

拿着州出入境的地址和我的资料跑去邮局快递、汇款。还好,下午5点,邮局还在营业。

办完后立刻去车站购买当晚的火车票,不想在此地多留哪怕一分钟。

因为是返程,卧铺票很富余,终于无需托人了。

不求人的感觉真舒畅啊。


回到珠海开始了慢长的等待。

法定的15天过去了,没有消息。致电州出入境,被告知已上报省厅。

26日上午致电省厅出入境,接电话的女警查看了资料后说,你这个是丢失补办,领导还未审核呢,至少要等三个月!

说好的15天变成了三个月,这怎么行!

我的暴民本质再次毕现了。

我铿锵有力地对那个女警说,我现在手里正拿着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上面清楚写着,无论是首次申请还是到期换发或者丢失补发,一律15天办结。无正当理由不在法定期限内出照的,将受行政处罚。你是自己去找呢,还是我一字一句念给你听?

那女警显然没料到屁民竟敢如此放肆,愣了片刻说,对,护照法就是这样规定的,但我们这里有特殊规定!

我冷笑道,身为一个在职民警,请注意你在说什么!中央正在三令五申令出一门,你居然说你们公安厅有特殊规定?我觉得可以投诉你了!

我能感觉到这话令她害怕,但仍然嘴硬道:你去投诉吧!说完啪地挂掉电话。

于是我投诉了,找的是省监察厅行政效能监督部门,并随后又给省长、厅长信箱以及北京公安部出入境网站分别发出了投诉信。

尽管在海外生活,但只要善用搜索,不愁找不到信息。这是网络时代。

行政效能监督部门负责接待投诉的公务员有些惊讶,很不耐烦地问我投诉谁。舌头有点大,语气中全是嘲讽,还三番五次弄错我的身份证号码,非说我的号码是17位。

隔着电话我都能闻到他嘴里的酒气,并且从他的语气我捕捉到两个信息:

1,我很可能是第一个投诉者(该部门已设立4年)。2,他指定不会帮我。

但我还是要做。即便事不举,也要让这些人渣见识一下屁民的胆色。你要相信,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

在我再三要求下,他终于数了三遍,才确定是18位数,然后勉强跟我要了出入境的电话,说帮我问一下,问完给我回话。语气十分敷衍。

那天是周五,一整天过去了,没等到他的电话。意料之中。

我只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那几个投诉信箱上,但心里根本没谱。

不知何时能拿到护照,何时能回奥地利,心情黯然,周六也没心思出去玩。


万没料到,就在我绝望之际,星期天中午却意外地收到了护照,直接寄到了酒店!

查看签发邮寄日期,显示26日;寄出时间18点19分。

26日上午我打的电话,下午就出照了。一个工作日,领导审核、证件制作、邮递全搞定,这样的办事效率值得送锦旗啊!

可是,是哪个环节起作用了呢?

我觉得是我那些凌厉的话语起作用了。

首先排除网上投诉的作用,那天是周五,我接近中午才发的投诉信,周日收到护照。

也曾以为是效能部门办了实事,周一特地致电询问。

还是那个人接的电话,他支支吾吾说出入境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我冷笑道,是啊,你不打怎么会有人接听呢?

他怒道,你怎么说话的?

我说,我的护照已经收到了,肯定不是您这位大爷的功劳吧?

电话那头尴尬的沉默。


值得一提的是,三天后北京公安部来电询问我的护照办理情况,还道歉说看到我的投诉太晚了。

我问,你们会介入此事吗?

对方说,肯定会,我正准备给他们打电话呢,但首先得跟您先核实一下。

我说谢谢,总算看到了一缕阳光。我已通过自己的能力解决了,但还是非常感谢...然后跟他讲了一通细节。

他夸道,很好,您很有勇气。


我是通过自己的抗争赢得的胜利,这远比通过找关系得来的结果更有成就感,更具进步意义。

不少顺民嘲笑我,说我不懂几千年的中国,说我动不动就投诉,爱找事,招人烦。

我若不爱找事,或许等三个月我都拿不到护照;我若不招人烦,有一天你遇到同样的麻烦,或许永远求助无门!

文明和民主的进程,是我们这样的人在努力推动着的。当你有一天享受着因为我们的抗争而得来的好处时,你,会不会脸红?

希望你在被刁难时,能和我一样。一个心甘情愿做三孙子的人,别怪人家想做你大爷。只有把自己当公民对待,你得到的才可能是公民的待遇。



华欧移民,华欧咨询,华欧,海南华欧出入境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华欧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