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欧移民,华欧咨询,华欧,海南华欧出入境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华欧出国
真实的奥地利之奥地利移民官让我差点落泪(转载连载)


这是奥地利

此文是2013年写的。三年后的今天,中国变了吗?

在奥地利拿到德语A2等级证书后,昨天上午我前往移民局申请居留。

申请居留需提交很多证明文件,尽管我在国内就做了准备,但仍然缺少无犯罪记录证明。另外我的出生公证是五年前结婚时办理的,且无德文版本,亦无外交部认证,我因此忐忑不安,担心移民官因此刁难我。

理论上说,出生公证没有时效性,道理很简单,因为你不可能改变你的出生日期和你的亲生父母。但实际操作中它的时效性取决于受理公证的一方,他们可以让你过,也可以要求你重新办理,这是合理合法的。

办理一份新的出生公证于我而言千难万难。就不提我身在海外,即便我在国内也需大费周折。首先我从来就没有出生证明书(我那糊涂的妈呀),只能去户籍地派出所办理户籍证明,然后让父母所在地的派出所也出具一份户籍证明并注明我和他们的直系亲属关系。拿着这两份证明再去公证处办理公证,之后还要寄到北京外交部进行领事和领馆双认证。

我离开户籍地在广东定居多年,与旧日同事朋友几乎无联系。再说,求人办事从来都是我最最不愿意做的,再好的关系我都难开口。

我为此十分头痛。

在种种担忧下,我见到了移民官。

他礼貌地请我和老公坐下,友善的、毫无职业性质的微笑先让我放松了两分。接下来就是提交证明材料。

他翻看着我的出生公证书,眉头略微皱起(我的心立刻狂跳不止),对我们说,这份证明恐怕不能用。接着他陈述了理由,就是我之前提到的。

老公问道,有没有其它办法?我太太的签证下个月到期(我来奥地利持的是探亲访友签证),在此之前若拿不到居留,她就得回国。重新办理出生公证可能需要2个月,您知道中国多么浩瀚,在中国办事有多难。这份旧的公证我们在中国办理时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听完此话,移民官再次拿起我的公证书仔细审阅了一番,又找到我之前提交的户籍公证仔细对照。

我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心里胡乱祈祷着。

奇迹出现了。

移民官望了正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我一眼,对我老公说道,我们原则上只接受三个月内的且有德语翻译和外交部认证的公证书,但你们的情况似乎比较特殊。这样吧,你们只需把这份公证书拿到一家有认证资格的翻译事务所做个德文翻译和认证就ok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以置信,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过了?

PS:夫妻团聚的移民,配偶的国籍和结婚公证是审查的重点,而出生公证主要针对的是那些投奔父母或者子女而来的移民。这位官员十分清楚孰轻孰重,于是本着人性化的原则,没在此事上刁难我。

请问,如此人性化的办事风格在中国有没有?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当年为了办理结婚证,我和老公回了两次我的户籍地办理各种证明文件,那种千山万水求爷爷告奶奶的艰难如今想起来都心悸,也让我坚定了移民的决心。

前几天看新闻,某人大代表提起朋友的女儿嫁给老外是因为不想自己的子女再求人。我完全相信她的话,我还想说,那简直就是我的心声,那也是千千万万远嫁异乡的所有中国女人的心声!

然后提到无犯罪记录证明,老公得寸进尺试探地问道,这个证明不可以免掉吗?主要是我们的时间有点来不及了。

移民官说,这个证明必须要有,而且必须要中德两个版本的公证和认证。关于您提及的时间问题,你们可以先办理着,如果在拿到公证书之前您太太的签证已经到期,我可以帮你们想个办法申请签证延期。总之,不让她回国就是了。

说完,他望着我微笑。

我的手有点颤抖,差点落泪。屁民在天朝从未被如此对待过,鸡冻一回可行?

相信我吧,他根本不认识我老公,更不认识我。

这位谦和的移民官,他边回答我们的询问边不停地复印各种资料和表格,做指纹扫描等。从我们进门前后不到20分钟,我的移民申请便告结束。

还需值得一提的是,申请移民需要填写一大堆表格,他复印完后拿给我们看了一遍,只把最后一页交给我让我签字。至于表格的填写,他说由他来做。原来,在我们之后他还有一个移民预约,我们在那会碍事。

但他可以让我们拿着表格出去填或者带回家填的呀,在中国都是这样的。政府官员帮你填表格,简直闻所未闻。我对老公说。

注:这是奥地利的一个小城。维也纳的移民官会官僚一些。

老公答,让申请人出去填表很不礼貌,拿回家填则毫无办事效率。他知道我们离这里挺远的,开车需要40几分钟。

仅仅40几分钟的车程而已,但他居然认为这会耽误我的移民申请。在中国,即便是万水千山,我叫你数次往返你又能如之奈何?

......

顺便谈谈我在国内的一些经历。

三年前换领新护照,我的户籍地警察局坚持要我本人亲自到场,而据我所知,换领新护照是无需本人亲自前往的。我的很多朋友第一次申请护照甚至都可以找人代办。我不知道为何要刁难我,也许是我离开户籍地已久的缘故吧。

于是,我狠下心托了人。我托的是前男票,他找了市长,他的高中同学。

结果不言而喻,我无需亲自前往了。

去西藏旅游,在G市等了两天都买不到火车票,于是电话我哥哥帮忙,他在铁路部门工作应该能想个办法。于是他厚着脸皮联络了我家以前的邻居、也是G市火车站的站长,我们算是发小。

我找那位站长拿批条的时候,看着她阴沉沉的脸,刹那间有种乞讨的感觉。当时她的办公室外面等了一大堆拿批条的人,我排了很久的队。

拿到批条后,在窗口顺利买到了卧铺票。

老公跟在我屁股后面茫然不解地问,难道坐火车还要站长同意?

我哈哈大笑。

他虽然在中国多年,但从未做过火车,即便需要坐火车,公司也会为他安排好。他哪里知晓屁民的烦恼。


领结婚证时的小故事。

涉外婚姻需要去省城X市办理。当时和民政局的有关人员约好了上午9点到,但当我们到的时候她却在开会,我们苦等了2个小时她还没有结束。终于结束了,她却说要吃中午饭,让我们下午来。

当时是11点多,她完全有时间办理。

我说,对不起我们下午要赶飞机回广东,我老公是请假过来的。

她白了我一眼揶揄道,我还没见过你这样办事的呢,架子很大嘛。

我解释道,我们约好的时间是上午9点,我们也准时到了,没能办理不是我的错......

她根本不理会我,把我们赶到走廊上,锁上门扬长而去。

我紧跟在她身后,并立刻打电话给朋友。

这位朋友何许人?

前民政局长的公子。

他在大门口把那女人拦住,笑嘻嘻的搂住她肩膀说,说某某姐,帮帮忙吧,我好朋友千里迢迢过来办事多不容易啊.....

其实,他当时就在民政局附近的一个足浴中心等结果呢。我们那次前去是他接待的,也是他开车送我们去的民政局。他之前的计划是带我们直接进去办理,办证人是他父亲的下属,他很熟,办的会比较快。但我拒绝了。

我在等待的过程中,他打过几次电话询问情况,我都说在办理中,不让他上来。看来,听他的就对了。我们那天确实很紧张,办完后已没时间去做公证,只好等下午再说。

得知我们下午就要回去,热情的局长公子又叫了个朋友过来帮忙,那位朋友的姐姐就在公证处工作,所以办理公证时无需等待,再加上我们的资料准备充分,半个多小时就办妥了,并直接交给了他朋友的姐夫。那姐夫是X市外事办主任,负责把公证书寄往北京进行领事认证。因而我们当天下午得以顺利飞回珠海。

我只能说,我是幸运的。

说到这我得狠狠感激一下前男票,那些帮我的人都是他安排的。

但我并未因此得意。如果没有他呢?六年后我面临入籍,彼时还需要回国办理一大堆复杂的公证,如果他的这些关系都断了呢?

托关系办事就像吃西药,治标不治本。

我开始为六年后忧虑。生而为中国人,你注定一生就要为办理各种证件而奔波忧虑。

在这里有必要说几句题外话。

此文在简书发表后有人评论说我在炫耀,真是淫者见淫啊。难道说为了避免炫耀的嫌疑,我还要费心编造故事情节吗?我明明托的就是市长,你非要我改成卖烤羊肉串的吗?

想刷存在感可以理解,但需要一定的智商。


去年春节回乡省亲,兄弟姐妹一大堆。为图方便,想住家门口的铁道宾馆。然而登记时被告知没有空房,于是我妈妈买了酒肉去找邻居帮忙,然后就住进去了。住了一星期,发现同一楼层好几间房都是空着的。

我气愤地对我妈说,应该投诉宾馆。

我妈惊讶地问我,投诉人家干什么呀?不是给你住了吗?

我说我花钱住宾馆还要求人才能住,这是什么道理?

妈妈说,你真是死心眼儿,办事哪有不求人的。

我哥哥姐姐姐夫嫂子都随声附和我妈,并笑我多事。

注:当时有读者质疑此事,宾馆怎么会不让住呢?难道嫌钱烫手?

该宾馆属于铁路部门,并非私人承包。你该懂的。


父母住的小区自来水有刺鼻的碳素味道,因为附近有个碳素厂。他们每天都饮用这样的水,因舍不得花钱买水喝。整个小区住着几百户人家,没有一个敢提出抗议。

悲哀吗?中国的百姓活的好悲哀。他们被欺压惯了,整日挂在嘴边的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凡事哪有不求人”的昏话,他们一生下来就被灌输了这些肮脏愚昧的东西并无可救药地认可着这些剥离了人权的混蛋观念,他们认为身为一个普通百姓,承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我跟他们讲奥地利的见闻,他们也会因感慨一番,但仅仅感慨罢了。他们麻木的表情让我意识到,无论中国怎样改革,结果都是无望的。

我真希望能让自己的家人都到奥地利来定居,想让他们和我一样有尊严的生活。

只是想活得有点儿尊严。这样的要求很高吗?

生而为人,你可以不够坚强,不够勇敢,不够富有,不够睿智。但拥有尊严,是你的底线。





华欧移民,华欧咨询,华欧,海南华欧出入境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华欧出国